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教育资讯
聚焦作业 NO.2丨 基于“作业单”的互助课堂构建行动 (涂元柱)
[ 编辑: 教务处 来源: 海城中学 发布日期: 2017-12-11 09:30:52 浏览次数: 3644 次 字体:   ]

2013年9月,温州市教育局在中小学开展“促进有效学习”课堂变革行动,我区积极响应,深入课堂调研,梳理出我区课堂亟待解决的共性问题:教师缺少学情研判的工具,课堂缺少有效引领学生自主学习的作业或任务,教师讲得过多、问得过多,严重挤压了学生自主学习时间,影响了学生的学习主动性;我区义务教育近60%生源属于新居民子女,这些孩子个体差异大,大多缺乏自信。

基于上述认识,我区认为,有必要在课堂中引入能诊断学情、引导学生自主学习的作业单,推动课堂向“学为中心”转型。同时,课堂还需要更加突出互助学习,变差异为资源,让学生有更多的交流表达机会,实现分享共赢,方能培育自信阳光学子。由此,2014年9月,我区在义务教育阶段启动了基于“作业单”的互助课堂构建行动,一场以作业改革撬动学教方式变革行动拉开了序幕。

项目改革的顶层设计

区域推进教学改革项目,顶层设计是关键。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,我区对项目方案进行精心谋划和反复论证,2014年9月,下发了《关于印发“基于作业单的互助课堂构建行动”实施方案的通知》,对“变什么”“怎么变”“如何可持续地变”进行顶层设计。

确立行动目标,解决“变什么”的困惑。改进作业,还原作业应有的学习功能。作业变“练习”为“学习任务”,融入学习全过程,服务于学习目标,承载学习内容,体现学习方式,发挥诊断学情、引导学习、拓展能力等功能。

研发作业单,为学习活动提供必要的载体。从学习活动整体着眼,研发由“诊学作业、导学作业、拓学作业”架构而成的作业单,为诊断学生学情、引导学生自主学习、拓展学生能力等活动提供必要的载体。

基于作业单,构建互助课堂。借助“作业单”与“互学互助体”,落实互助课堂四大特征要素,即“先诊后教、作学融合(作业融入学习全过程,并支持学习全过程)、学导相融、自主互助”。

明确行动任务,解决“怎么变”的困惑。我区从行动目标衍生出具体行动任务:作业尝试“两化”,即书面作业随堂化,课外作业实践化;学习基于作业单,利用作业单引导学生开展自我诊断、自主学习、拓展学习;课堂突出“互助”,让“学生自主、生生互助、教师助学”成为课堂新常态。

建立保障机制,解决“持续变”的困惑。建立项目考核奖励机制,破解“不想变”的现状。建立考核机制,将项目实施情况纳入学校年度业绩考核。设立精品项目奖励机制,对精品项目予以精神表彰与物质奖励。

建立项目帮扶指导机制,破解“不会变”的现状。组建区级学科指导组,承担项目跟踪指导、观课会诊、教学示范、专题调研、组织专题培训等任务,帮助学校和教师把握变革的重点与难点,提高变革能力,增强变革信心。

项目实施的主要举措

作业尝试“两化”,追求学习任务更有价值。

 通过书面作业随堂化和课外作业实践化,为学生提供既有“营养”又“好吃”的作业,让学生的学习任务更有价值。书面作业随堂化:以学习目标与学情为依据,二次开发书面作业资源,找准作业与课堂学习的链接点,以恰当时机、适宜形式将作业随堂融入课堂学习中,发挥作业应有的学习功能。

书面作业随堂化操作分三步:第一步分析原题与学习目标的契合度;第二步根据目标契合度和学生学情改编作业,改编作业的策略有“整、删、增、化”,即“整合”同一类、碎片化的作业,“删除”不合标、难繁、重复、学生已会、超出学生能力、远离学生生活实际的作业内容,在作业中“增设”问题情境、学习路径(学习方式)、分层要求、学习指导,对作业进行“问题化、任务化、活动化”的改编;第三步明确作业随堂用途,即随堂诊学(诊断学情)、随堂导学(引导学习)、随堂拓学(拓展能力)。

 课外作业实践化:以打通课堂与生活联系、丰富学习方式、发展学生核心素养和学科核心能力为价值诉求,摒弃以“课”为单位进行设计的局限,跨学科整体设计实践性作业 ,突出综合性、实践性、合作性学习的特征。实践性作业要充分利用校园与社区资源,难度要适度、频率要适量,实施的基本模式是“课外实践、课堂展评”。 

学习基于“作业单”,追求学习过程更加有效。

作业单是基于作业的学习设计方案,根据功能不同,作业单分为诊学作业单、导学作业单等。  

 诊学作业单,指向学情研判。学生通过诊学作业,自我诊断,带着疑惑开始学习之旅。教师通过诊学作业,了解学情,摸清学生的“学习需要”,准确定位教学起点,制定教学策略,让课堂更有针对性。优化诊学作业的功能,可从以下方面着手:

 诊学目的要明确。不同课型诊学目的不一样。新授课诊学目的是探明必备的知识经验储备情况,诊学作业要锁定学习重点,“少而精”。复习课诊学目的是查漏补缺,诊学作业要依课标与考纲,“全而精”。新单元学习诊学目的在于防止前后学习脱节和不必要的简单重复,诊学作业要指向前后学习衔接部分,紧扣与本课题“高相关”衔接内容。

 诊学形式要多样。诊学形式单一,就会枯燥无味,学生思维潜能就得不到激活。

诊学价值要突现。要利用诊学结果优化学习目标,把握学习重难点,调节学习指导策略,发挥诊学的效能。这样教师的教学内容才会真正来自学生困惑和学生需求,使教与学高度融合,同时也使学生能真正带着问题走向课堂。

 导学作业单,引导学习活动。借助导学作业,引导学生自主学习、互助学习、探究学习,帮助学生学会学习,促进学生达成学习目标。导学作业单设计不仅要关注作业与学习目标具有内在的一致性,还要关注:

 关注板块化设计,引导学生整体化学习。板块化设计导学作业,保证学生能整体感知、整体思考学习任务,保证学生能有较长时段、连续地开展自主学习时间,避免学习活动的碎片化、琐碎化、低效化。

 关注学习路径设计,引导学生自主学习。每个作业板块都要阐明用什么方式(个体、双人、小组、全班)参与作业,用什么方法(观察、思考、讨论、实验、朗读、默读、参观等)完成作业,用什么方式表达呈现作业成果,为学生提供清晰的自主学习路径。

注重学习指导设计,引导学生学会学习。在导学作业中提供必要的学习资源、线索、提示、建议与示范,渗透自主学习与互助学习技能、学科思想方法。

 注重分层要求设计,引导学生个性化学习。给予学生选择权,提供不同要求的作业,满足不同层次学生个性化学习的需求。

 课堂凸显“互助”,追求学习体验更加幸福。

 凸显特征要素,构建互助课堂。互助课堂四大特征要素充分体现我区课堂变革意图(见图1)。

 

“先诊后教”意在加强学情研判,借助诊学作业,先摸清学生学情,然后基于学情组织教学活动。“作学融合”意在拓展作业功能,借助作业单,实施作业随堂化,融作业于学习全过程,发挥作业诊学、导学、拓学等功能。“学导相融”意在优化学教关系,借助导学作业,变“教”为“导”,落实“因学设导、以导促学”的学教关系,既突出学生主体作用,又坚持教师主导地位。“自主互助”意在转变学习方式,以作业单为载体,引导学生自主学习、互学互助,增强归属感、信任感、互惠感、分享感,学会尊重、学会倾听、学会交流、学会反思,实现人人共同进步,促进作业、学生、教师三大要素的良性互动。

优化关键学习活动,推动互助课堂走向优质高效。互助课堂有六大关键学习活动:目标感知、接受任务、自主寻疑、互助释疑、展示反思、验标反思,教师需要明确每个关键学习活动所对应的学习要求、学习方式、学习内容,开展必要的助学活动。但课堂是灵动的、是千变万化的,要优化重组六大关键活动,形成一个循环推进的学习过程,推动互助课堂走向优质高效(见表1)。

建设互学互助体,带给学生积极学习体验。互助课堂中存在着四个不同层级互学互助体,即双人互学互助体、小组互学互助体、组群互学互助体、师生互学互助体。一般情况,面对学习任务,各个层级的互学互助体要逐级启动,既不可缺位,也不可越位,缺位或越位都会破坏互学互助体的学习机制。

培养学生互助学习技能。训练学生互助学习技能,让学生娴熟掌握“倾听、表达、求助、助人”四项技能,熟练掌握互助学习程序,能根据学习需要自主、有序启动相应的互学互助体,实现互助学习自动化,最大限度压缩课堂非学习无效时间,使学生更多时间投入实质性学习活动中。

打造课堂新常态,推行互助课堂评价量表。 

推出了三个维度、七个要素、十六个要点的评价框架。评价维度涵盖学习设计、学习过程及学习效果。评价视角从关注教师的教转向关注学生的学。在评价权重上适当侧重“学习过程”维度,矫正重结果轻过程的弊端,把学习设计与学习结果置于同等重要地位,强调学习设计是一堂好课的基础。

评价要素体现基于“作业单”互助课堂特征要素。七个评价要素充分体现互助课堂特征要素,通过评价要素的导向作用,促使“先诊后教、学作融合、学导相融、自主互助”成为课堂新常态。

评价要点做到可观察、可测量、可表述。评价量表从可观察、可测量、可表述的要求出发,明确地描述十六个评价要点,说明每个评价要点设计意图,提高评价量表的可操作性。

提升教师教学能力,开展“三阶六单”区本研修模式。

以作业单为载体,以作业设计与运用研修为主要内容,形成课前“说单与辩单”、课中“试单与观单”、课后“议单与调单”的教研活动,提升改进教师设计作业与运用作业教学能力,我们把这种研修模式称之为“三阶六单”。具体见下图:

第一阶段:课前说单与辩单,明晰作业的意图。说单,主讲人向研修共同体阐述作业目标与作业内容。主讲人要说明本课题具体学习目标,说清确定学习目标的课标依据和学情的依据;说明各大作业板块的设计意图,说清每项作业活动所对应的学习目标、学习功能、学习方式、学习路径、学习难点、指导预案。

辩单,就是研修共同体对 “说单”内容的科学性进行辩论,提出修改建议。研修共同体需要辩论内容:学习目标的课标依据和学情依据是否科学?学习目标定位是否准确?辩论作业设计的意图(目的与功能)是否清晰?作业与目标是否具有一致性?作业难度是否符合学生的知识储备和能力发展水平?作业是否有体现分层要求?作业活动与学习方式、学习路径是否匹配?作业指导点切入是否科学?作业的情境是否需要改进?此外,研修共同体还需提出修改学习作业目标与作业内容的建议。

第二阶段:课中试单与观单,实证作业的效果。试单,就是执教教师根据辩单环节达成的共识,修改作业单,然后进课堂试用作业单,测试作业的效果。观单,就是研修共同体进课堂观察证实经“辩单”与修改后的作业单能否达到预期的效果。

第三阶段:课后议单与调单,改进作业的设计。议单,就是研修共同体经过观单环节后,基于课堂实证,对作业单的亮点与问题进行评议。“调单”,就是研修共同体通过集体反思、评议,再次对作业单进行调整与修改。

基于“作业单”的互助课堂构建行动在我区实施历时两年多,有效推动了区域课堂教学转型,取得了众多成效。互助课堂带来的课堂教学效益是显著的。实验学校学生参与课堂互动的广度和深度大幅度提升,学生的自信心、倾听能力、语言表达能力、互助能力、质疑能力明显提高,学习兴趣、团队意识明显增强。课堂从“教为中心”到“学为中心”转型,促进了教师专业发展。通过调查,我们发现教师在备课和上课方面发生可喜变化。2015年-2016年,共有15411人次教师参与区级基于“作业单”的互助课堂研训,区域课堂教学大变革在我区已形成燎原之势。

《温州教育》2017年第11期

上一篇:聚焦作业 NO.3丨助学作业:赋予语文作业新内涵(温州初中语文“助学作业”课题组)
下一篇:已经没有了
龙湾区海城中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1-2014 ,All Rights Reserved 【怀念旧版】 在线留言
地址: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海城街道广场路181号 电话:0577-55885018 备案证编号:浙ICP备09000929号 总访问量统计:5246891